□ 站 内 搜 索 □

漫谈凭脉用药
发布时间:2009-11-09 被阅览数: 次 来源: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   唐代孙思邈说:“夫脉者,医之大业也。既不深究其道,何以为医者哉!”明代徐春甫进一步分析说:“脉为医之关键,医不察脉,则无以别证;证不别,则无可以措治。医惟明脉,则诚为良医;诊候不明,则为庸妄。”清代吴鞠通更是一语中的:“四诊之法,惟脉最难,亦惟脉最可凭也。”
   笔者行医几十年,只有面对病人亲自诊脉,不管其他三诊得来多少症象,只有脉诊清楚了,才觉眼前一亮,处方用药也才有了针对性,应手取效者不知凡几。今不揣陋昧,略举凭脉用药数例以说明之。
     症同脉不同 凭脉用药
   临床上遇到最多的是病相同,或者症相同,而脉不同,此时应凭脉用药,才能取得疗效,而不致落入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的窠臼。
   有两位男性脑血栓患者,一为卢姓,一为李姓,年皆80多岁。皆为舌僵硬、言语不清、右侧身不用,叠经西医输溶栓药月余,皆不效。诊卢姓左寸关脉浮而略数,浮者风也,师小续命汤意,以风药为主,徐徐以进,3剂而愈,观察1年多未复发。而诊李姓患者脉沉弱,右手脉尤甚,此气虚重症,治以补阳还五汤,黄芪用至150g,亦3剂而效,又服3剂以巩固,观察2年未复发。若遇脑血栓患者,只知用活血化瘀套方,不知凭脉用药,取效殊难。
   又有李姓患者,男,60岁。去年夏季因食不洁之物,患上吐下泻,诊之右手关脉濡稍数大,知为内伤湿浊,令服藿香正气散,一日病退,二日而愈。今夏此人又因食不洁之物,上吐下泻之症复作,根据去年的经验,自服藿香正气散及西药氟哌酸等消炎药,连服4日无效,每日呕吐、腹泻七八次,胃中疼痛不适,时时恶心,身疲乏力,卧床难起,家人虑其脱水,欲送其去医院输液,患者执意邀我诊治。观其面色苍白、消瘦,声低息微,诊其脉右关沉缓而虚。证属虚寒,遂令其立服附子理中汤(加减)1剂,患者胃痛安,恶心除,面色转亮,2剂起床活动已如常人,上吐下泻之证顿除。世人皆知上吐下泻之霍乱症应用藿香正气散,而不知需用附子理中汤者亦复不少,此皆疏于凭脉用药之故也。
   症不同脉同 凭脉用药
   有是证、用是药,其实这“证”字里边包含着脉,也可以说有是脉、用是药,尽管疾病的症象变化百端,只要认准脉,就可操之在我。
   孙某,女,41岁。20年来总是鼻塞、流清涕、打喷嚏,恶风恶寒。手足冰凉,虽夏月也得着复衣,时轻时重,未有间断。诊见脉弦而虚,右尺尤不足,予桂附地黄汤加减,连服3个月结束20年之感冒
   张某,女,42岁。近几年来,稍一受凉即咳嗽不停,每年至少有5~6次。诊见脉缓右尺尤显不足,予桂附地黄汤加减20剂,今年欣喜来告:“自服药后已1年多,至今尚未患咳嗽。”
   刘某,男,62岁。花剥苔已有3年之久,诊见舌中心部有2个如1分钱硬币大小的无舌苔圆圈,身体无异常,惟夏季因怕冷,从不敢穿短袖衫,脉见六部如常惟右尺不足,令服桂附地黄汤加减1个月后,舌苔正常,去年夏季专门穿短袖衫来让我一见。
   王某,女,32岁。脊背怕冷,伴月经推迟量少,脉缓右尺显不足。予桂附地黄汤加减,服15剂,脊背已不怕冷,月经准时量多,面色亦较前红润。
   董某,男,63岁。胃口隐痛有年,稍吃一点水果或其他冷食即疼痛不已,面黄体瘦。服各种治胃药皆未见效。脉弦细而缓,右尺尤显不足,知病在胃、根在肾,予桂附地黄汤加减20剂。数月前邂逅街头,言自服药后3年来胃病始终未犯,不仅食量明显增加,而且能吃各种水果,观其面色红润,与初诊时判若两人。
    以上信手拈来的几个病例,皆是右尺不足,由肾阳虚、命门火衰而变生诸症,异病同治,一药而愈,皆缘乎脉也。
  症有假象 凭脉用药
   疾病表现各种各样,有时症状与疾病的本质是一致的,但有时又会有相反的现象。求诸脉诊,始得其真。
   宋某,男,43岁。从小特易上火起口疮,近3年来则一直生口疮,遍服清火、消炎药,迁延不愈。诊见舌质红,舌边及口腔黏膜处有多个黄色溃疡面,从望诊、问诊来看似火症无疑,然切其脉则沉迟而缓,乃知证属虚寒,令服附子理中汤加减,1剂即效,10剂痊愈。
    靳某,男,74岁。近3年来每晚口渴引饮,至少得喝水1暖水瓶。来诊时首先提醒我:“我这个人虽然体虚,但从不敢吃补药,一吃就上火。”证属消渴无疑,但其脉却六部虚缓,右尺为甚。乃知其口渴似热实寒,为虚阳上越,当引火归原,为疏桂附地黄加减,连服1个月,口渴终于解除,至今1年多迄未再犯。
   怪病难辨 凭脉用药
   临床中有时会遇到一些怪病,任你如何分析也难明病机,无从措手。此时如果注重脉诊,就会得见端倪。
   陈某,男,44岁。自诉每日夜间睡眠时,往左侧睡即右侧出汗,往右侧睡即左侧出汗,每晚睡时擦汗不止,如是已3年。诊见舌质红、苔薄黄,脉沉弱,两尺尤甚,纵病机不明,姑从肾阳虚治,服桂附地黄汤加减12剂怪疾得愈。
   田某,女,31岁。近4年来,每到夏季,一吃西瓜即起口疮,不吃西瓜就不生口疮。诊见舌质略红少苔,左尺沉细而数,亦属病机难明,然从脉象看应属阴虚,令服六味地黄汤15剂,脉转正常。数年后因其他病来诊,诉自从服完药后,夏天吃西瓜从未再生口疮。
  无证可辨 凭脉用药
   虽全身无不适,但用现代仪器检测有异常,应该说还是有病。但中医讲辨证论治,遇到这种“外无六经之形证,无便尿之阻隔”,无证可辨,该如何是好。其实无证可辨亦不是绝对的,若是仔细寻查脉象,有时会发现蛛丝马迹,寻找到治病的切入点。
   徐某,男,42岁。近4年来,每次化验小便都有少量蛋白,虽全身无不适,但心中不踏实。诊见面色口舌均正常,亦无腰酸腿软的肾虚症状,但“有诸内必形诸外”,遂诊脉反复认真推寻,终于发现两尺脉稍有芤象。《医学正传》说:“诸芤动微紧,男子失精,女子鬼交。”遂以益肾添精为治,又考虑诸益肾添精药惟肉苁蓉稍显平和,令其每日煎服肉苁蓉15g。1个月后患者欣喜来告,尿检未见蛋白,且较前精力充沛,以后连续5年尿检均未见蛋白。

 



.